黎久九

突发奇想地去拍长江大桥,这座南京曾经车流最多最繁华的桥,如今已经淡出人们视野许久。我看到桥上的工人正在四处走动,而火车一如既往地在桥下轨道上飞驰而过,一切的一切,平和而自然的运作。或许时间,可以冲淡一切,包括回忆。

突发奇想地去拍长江大桥,这座南京曾经车流最多最繁华的桥,如今已经淡出人们视野许久。我看到桥上的工人正在四处走动,而火车一如既往地在桥下轨道上飞驰而过,一切的一切,平和而自然的运作。或许时间,可以冲淡一切,包括回忆。